鸣笛声响起 外卖小哥下车默哀爆哭:他们值得尊重


根据美国选举法律,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可以较为直接地为某位竞选人加油助阵。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内,不少候选人身后都有来自这类组织的支持。美媒称,尽管法律规定这些委员会是独立的,不能和它们支持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协调行动,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未做任何准备,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14时12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78458例,死亡病例达7159例。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与此同时,在密歇根州,该组织正在发起一场直接面向选民的短信活动,目标群体是那些摇摆不定的选民。此前,该组织还曾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投放广告,批评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措施。

报道介绍称,威斯康星州计划于4月7日举行初选。民主党人对选举期间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忧,同时继续谴责特朗普对疫情的日常反应。

“近1000万人失业,数千人死亡......”该组织主席布拉德利说,“他(特朗普)不听取专家意见,散布虚假信息,而且仍然拒绝制定一项全国性方案来应对这种病毒......”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