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
来源: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稿时间:2020-04-01 16:42:35


研究者建立了针对特定年龄和特定地点的传播模型,以评估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关闭的不同情况下,武汉疫情暴发的发展轨迹。

研究表示,减少学校和工作场所的接触对疫情控制至关重要。如果过早取消隔离限制,由于仍然有足够的易感人群,这很容易使基本传染数(R0)再次大于1,导致感染数量继续增加。研究者建议,干预措施的解除应该是缓慢的、逐步的,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感染急剧反弹,另一方面是出于物流供给等实际原因。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

研究者根据感染状况将人群分为易感性(S),暴露性(E),感染性(I)和排除(R)个体,并根据年龄分为5年范围,直至70岁,外加一个年龄段75岁及以上,总共分出16个年龄组。易感人群在接触传染性患者后,会以一个相对固定的速率被感染,随后康复或死亡。在整个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研究者假设武汉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人口恒定为1100万(即S + E + I + R = 1100万)。研究者使用了图中所示的SEIR模型。

使用表中提供的文献中的参数,研究者模拟了疫情。

但是转来转去,怎么最后一想,还是中国做得对啊。事实太强大了,总有人想用舆论的黑幕把这些事实盖住,让我们在他们设计的逻辑中打转,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愤怒,搞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研究提示了推迟解封的重要性。数学模型的预测表明:1100万人口的武汉如果在4月初开始分批复工,则此前增加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的干预措施将取得最佳效果。同时,假设4月解封,则截至2020年年中和2020年年底,感染中位数将分别减少92%(IQR 66-97)和24%(IQR 13-90)。

加入这些矩阵和武汉暴发的流行病学参数的最新估值后,研究者使用年龄结构的易感-暴露-感染-排除(SEIR)模型模拟了武汉在进行了物理疏离措施后(一系列包括关闭工作场所、减少普通社区中的人群汇聚)的疾病暴发持续轨迹。

社会融合模式在各个地点(包括家庭,工作场所,学校和其他位置)有所不同。在正常情况下,在所有这些地点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会汇总出一个总的混合方式。因此研究者对不同地点的接触模式进行了汇总,以得出暴发前总体中的基线接触模式。在暴发流行的环境中,不同的干预策略旨在减少不同情景下的社会融合,以降低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为了模拟旨在减少社交融合的干预措施的效果,研究者使用这些基本模式为每种干预方案创建了综合接触矩阵。

研究者考虑了以下三种情况: